【饮鸩止渴。】

饮鸩❤a团团爱,是个红担,山风无墙❤

【js】一个很短的段子

#如题是个短的段子,灵感源于【挑战三十题】中的第一个带有攻击性的吻
#有严重ooc
#请勿代入真人
#文笔渣
#真的非常短没啥内容大概是双方宿敌设定








冰冷锋利的刀抵在脖子的动脉处只要身后人一用力立马就会鲜血四溅,樱井翔狼狈的半跪在地喘着气,深黑色的西装变得破烂肮脏满是划痕,身上的疼痛以及无法形容的心慌感使他将下唇咬的血肉模糊。与之相比下他身后的松本润显得游刃有余,一脸自信的压制着樱井翔,轻轻滑动手上的尖刀仿佛下一秒就将皮肤划破刺入这脆弱的动脉中,他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随手扔掉刀子,双手搭上樱井翔的肩膀,缓慢将脸凑到他耳边,语气中难以掩饰的自满。

“翔君,你输了。”

说罢松本润转身来到樱井翔对面微俯身双手捧起二郎的脸,见他一脸不甘心将唇抵上樱井翔的唇轻轻舔舐掉血迹,樱井翔心头一跳皱起眉头,本想推开越发变本加厉的松本润,却发现自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只能咬紧牙关不让松本润灵活的舌头突破最后的防守,松本润见此哪能罢休,更加轻柔细致的亲吻樱井翔受伤的嘴唇,樱井翔焦虑不已,最后索性自暴自弃打开牙关与松本润交缠在一起,两人即使是在接吻也仍不放松,樱井翔用尽全力推倒松本润用身体压住他细细的吸允轻咬他的双唇。

松本润自然也是不愿服输的,立即一个翻身将樱井翔压死,突然与坚硬的水泥地面亲密接触牵扯到刚刚的伤口樱井翔不经一声痛呼,回过神来便撞入一双写满担心的双眸,配着今晚明亮的月光,竟然后人觉得意外的温柔好看,樱井翔忍着疼痛将双手抬起插进对方柔软的发间,舔过还完好的上唇,在松本润愣住之际环住他的脖子,借力撑起把头放在对方的肩上,在他看不见的露出狡黠的微笑接着樱井翔对着他的耳朵轻吹一口气。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润。”

【js】无题

事先声明+注意事项!!

#ooc严重!!!
#abo世界观
#我文笔超级渣
#是个坑,可能回填
#非常短
#cp:Alpha松本润×???樱井翔
#其他慢慢补充
以上接受请看看吧❤

那个OMEGA就走在他的前方,他加速与她并排,她身着一身雪白修身长裙,长发挽起用银色的玫瑰发饰做点缀,他稍稍向她走近些就能闻到属与那位OMEGA身上淡雅而冰冷的信息素,就如同她手中正捧着的一束沾着晨间露水的白玫瑰,OMEGA微微抬起头表情有些傲慢,挺直背加快步子,并不理睬他的无礼之举,恐怕是将他认做了众多追求者中的一员,毕竟这样一枝高岭之花没有人不心动。
望着OMEGA的远去背影,樱井翔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态,他懊悔的整理好心情本想转身离去,却被一阵呼声吸引了注意,被众人关注的主角之一正是刚刚那位OMEGA,而另一位主角显而易见是个极其优秀的Alpha,他单膝跪地,从深色的西装口袋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红色丝绒盒子,接着他打开了那个小盒子,隔得太远樱井翔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他只记得闪到刺眼的钻石以及夹杂着羡慕、嫉妒各类情绪的欢呼起哄声。
早上,准时响起的铃声将樱井翔唤醒,他有些疲惫的坐起来关掉闹钟,正打算起床,身边伸出一双手环住樱井翔的腰,樱井翔试着挣脱,那双手却环的更紧,接着手的主人将头靠过来,柔软凌乱的头发轻蹭他的腰,樱井翔受不了痒痒的感觉挣扎的更厉害,带着笑意去推醒睡眼朦胧的人。
“喂!松润,别闹了!好,好痒!”
见此松本润意识清醒了不少,放过了樱井翔,单手撑住头意味不明的盯着起身穿衣的樱井翔。
“别死盯着我,今天有事要处理不能陪你闹。”
“那翔さん给我个早安吻。”
樱井翔无奈的叹口气,低头亲亲吻了一下松本润的额头。

二十四小时前我死了

1.
二十四小时前,我死了。
2.
死于一场车祸。
在凌晨三点的泥泞小路,黑色的伞落在葱郁的草丛里,最后一盏路灯也熄灭了,没有人会发现死在血泊中的我。
3.
二十四小时后,我被过路的货车发现了。
尸体在阳光下发出些许恶臭,我站在一旁看着被抬走的已经僵化满是青斑的我的尸体,我竟然盯了他足足二十四小时。
4.
突然的死亡并没有使我悲伤,相反我很愉悦,一种全身的担子都被卸下了的轻松感,我解脱了。
我原本预计在50岁左右自杀,但老天眷怜我,使我轻松又快速的死去了。
我觉得我像脱笼的鸟,像漂浮的云,我自由了。
5.
这种愉快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我的尸体被认领了。
他们将我推进冰冷阴森的殡仪馆,我的家人围着我盖着摆布保存并不完好的尸体哭泣,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到他们是爱我的,当然我也是爱他们的,所以我觉得这场车祸真是太及时了,因为爱所以舍不得看他们比我先走,我就是如此自私又愚蠢。
6.
看着自己的尸体被斩成几节推进火炉里的感觉并不好受,感受火焰将肉体一点点焚化,奖骨架一点点粉碎,最后被压成粉末装进小小方方的盒子里,被埋进土里,被石碑压住,被人祭拜。
7.
我从未想过自己还能从床上醒来,满头大汗,映入眼帘是熟悉的陈列摆设,这一切都在示意我,刚刚发生的漫长的日子都是一场梦。
8.
我无比的失望。
我的人生又会变得一成不变,每天充满绝望。
我依然毫无价值可言。


ps  这是在空间里看到的话题(是以〔二十四小时前,我死了〕为开头写一篇故事)突然就脑洞大开写了这个,文笔渣。

【阿松同人】信

#ooc有

#速度松

#文笔渣


0.

车站本就是离别和相遇的地方。我们时而亲密无间,时而互不相见。离别又相遇。周而复始。就如他那天站在车站目送轻松离去的背影。

 

1.果然,还是,走了呢。像是赌气一般,自从那天在车站吵架之后,松野轻松毫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小松面前,连带着轻松的所有东西在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那般。明明只是一点细碎的问题而己,并没有必要消失吧。

临近梅雨季节,最近的雨似乎也是几场几场的连绵不断。风雨吹得路旁樱花树的花瓣落了不少。有许多飘到了河里,碧绿的水波上漾着粉色的灵魂,有一种被人打破的遗憾的美。松野小松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有些心烦。耳际传来列车开动的声音,像一缕虚无的安慰。

小松从床底摸出一个纸箱,开始翻看他们之前的信,这是现在唯一能证明轻松存在过的事物了。他们每次吵架轻松都会不见,而小松也不会去找,他会一直等,等到轻松气消了,自己回来,然后两人又和好如初,奇怪的相处方式。

“他会回来的吧...”小松环顾四周没有一丝轻松的气息不确定的呐呐自语,“以前这个时候他也该气消了啊...算了去旅行吧。”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把早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从床底拉出,看了看空荡荡的屋子,以及桌上写到一半的回信,皱了皱眉头,索性拉起行李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

 

2.来到了这个车站,这里的一点一滴都是那么熟悉。这里是交点,连接着他和他的离别相遇。拉着行李箱走到熟悉的站台,他想起他们的过去和现在,他们总是心有灵犀似的能找到对方,希望这次也不例外。

上了列车,小松看着窗外缓缓移动的建筑物,最后开始思考反省,或许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也许是态度太恶劣了?按照以往的直觉,小松在弘前市下了车,他拉着行李箱,在弘前公园附近随意找了个地方住了下了。

【明天去弘前公园吧。】小松才刚躺下,就收到了轻松发来的短信。小松摸了摸鼻子笑着回复了轻松【知道了——不过轻酱你会去吗】不一会儿就收到了轻松的回信【谁是轻酱啊?!我才不会去,晚安!】小松失笑关了灯,乖乖躺下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小松少见的没有懒床,早早的起床洗漱完毕,又草草吃了早餐后来到了弘前公园,四月份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弘前公园的道路两边是一颗颗排列整齐的樱花树,偶尔有风吹过,大量的花瓣就会被吹落,显得美不胜收。思绪回到了十多年前。轻松小松总一起犯浑。之后次次轻松都被妈妈带去了外婆家住好长一段时间才回来。小松总躲在这些樱花树背后目送着轻松被带上车。就从那个时候起,轻松跟小松一吵架他就来这里。小松站在道路中央,拿起手机拍了几张图顺手发给了轻松,他想,轻松一定会很喜欢很高兴。果然,没多久就收到了回信【没想到小松哥哥偶尔也会拍到些好东西啊】【喂喂,轻松你这么说哥哥很伤心啊】小松反驳,【去弘前城周边,找一颗系着红绳的樱花树,下面埋着我给你的信】小松顺着轻松的提示顺利的找到了那棵树,确保周围没人看到之后,小心翼翼拿出小铲子开始挖,没挖多久很快就挖到了一个小小的原木盒子,小松拨开上边的土,打开盒子,里面有一封雪白的信封和一株小小的樱花,看到这些东西小松没着急打开而是率先拿出手机给轻松发短信【你什么时候埋进去的】

【就在你来这里的前几天】得到回复小松收回手机,盘腿坐在樱花树下,解开轻松的信

“亲启,前略,致长男:接下来我不会再回复你的短信了,但是我会以书信的方式通知你我的所在地,希望你能顺利找到我。下一站也去有樱花的地方吧去上野怎么样。

松野轻松

收好信,拿着盒子和樱花,满脸笑意的回到住处收拾好行李,准备坐着电车前往上野。这次是从离别到相遇呢!

 

3.

因为是四月中旬,上野的樱花祭开始了,所以人特别多,虽然景色优美,但小松实在是没有心思去欣赏,他只想快点找到轻松的信和轻松。

“滴滴”小松正发神想着如何能快点找到轻松,就被短信的提示音拉回了神,他拿出手机打开短信,见是轻松发来的短信心中一喜,连忙点开【晚上穿着和服来上野公园】【好!】小松快速的回了声好,那边再没发任何消息过来。

华灯初上,夜晚很快降临,小松拿出自己暗红色的和服,穿上木屐朝上野公园走去。

【我到了,要到哪去找信?】到到目的地时小松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出去。却迟迟不见回应,正当小松打算放弃时,回信终于来了【小松哥哥抬头】看到短信,小松下意识的抬起头,他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轻松,此时的轻松身穿墨绿色的和服衬得身材修长,脚下是一双黑色的木屐显得双脚更加雪白,他看着小松,眼神有些躲闪,小松也顾不得什么连忙向轻松跑去,拉住他的手略微疑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不跟我赌气了吗?”听到这话,轻松脸色微红,别过头去不看小松支支吾吾的吐出一句话“我...我想跟你一起...一起到上野来赏樱...”“噗,你直接说不就行了?”小松笑着摸了摸轻松的头,他的轻松怎么会这么可爱,好想现在就吃掉。“可是直接说的话你就不会来了,之前不也是这样的吗!?”听轻松这么一说小松才想起来的确是这样的,他们吵架的原因似乎就是,轻松想来上野,而小松嫌麻烦。小松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哥哥我现在不也来了吗,走去赏樱吧!”趁着轻松还没反应过来就拉着他的手混进了人群。

他们手牵着手穿梭在人群,轻松一开始似乎还想挣脱,可他越挣脱手就被小松抓的越紧,轻松耳尖微红,转过头去瞪小松,示意他放开手,却不想,小松竟然趁轻松转头之际在他的唇边落下了一个吻,轻松的脸顿时变得通红,小松见状凑在轻松耳边说了一句“放心,没有人看到。”轻松似乎放心了一点,但却不再理会小松了。

 

4.

当晚,松野小松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他和轻松读高中事发生的事,那个时候小松正处于叛逆期,而轻松却成了乖孩子,他看不惯轻松那个样子,常常捉弄他,他偶尔也会想他们的关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小时候还一起恶作剧,怎么轻松转眼就变成了乖孩子,他想起他们小时候的‘秘密基地’,结果当天就翘课去了那个废弃车站,却没想到轻松也在哪里,小松见状躲在石堆后面,想知道轻松要做些什么,只见轻松神色有些慌张先是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这才蹲下来,因为隔得有些远小松看不清轻松在做什么,只知道他往沙坑里放了什么东西,直到轻松离开了,小松才缓缓走出来,去挖轻松埋的东西,结果没挖多久就是失去了耐心,后来也就把这件事抛在脑了后。

第二天早晨,松野小松醒来时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在自己怀中熟睡的轻松,他突然很好奇轻松当年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也许是小黄书?摇摇头小松微微低头吻了吻轻松的额头,紧接着,小松怀中的人皱起了眉头,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对小松说道“唔...小松哥哥,我们今天就回去吧。”“好。”小松见轻松醒了抓着人来了个早安吻,然后在轻松充满‘爱意’的眼神中起床去洗漱。

两人慢悠悠的吃完早餐之后,心满意足的坐上了回家的列车。

列车很快就到站了,小松先拉着轻松下了车,“轻松,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玩的那个废弃的列车轨道吗?”轻松低下头,回忆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轻松当然记得,他和小松小时候常常跑到哪里去玩,哪里车站的站台很高能看见许多平常看不见的风景,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他们也总是藏在哪里,也算是他们小时候的‘秘密基地’了吧,想到这里轻松脸色一变,有些尴尬的样子。轻松不明白小松为什么这个时候提起哪个站台,但还是老实的回答了小松的问题“当然记得,怎么了。”“我们先不要回去,我有东西想给你看。”轻松眼神有些飘忽却还是乖乖的跟小松去了那个车站。

他们翻过有些高的围墙,沿着废弃的铁轨慢慢走着,很快就看到了车站的站台,他们垫着几个石头翻上去,小松熟练地找到已经锈迹斑斑的铁铲往站台对面的沙坑走去,轻松也不说话,默默跟在他的身后,到达沙坑后,小松蹲下来开始慢慢的挖,挖了不知有多久,沙坑快挖到底了,小松终于挖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他扔下铁铲用手将这东西刨出,拂去沙尘才发现这是一个淡绿色的铁盒子,这个铁盒子看起来有些褪色应该被埋了好几年了,小松轻轻掰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封信和许多片樱花,他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纸,也许是因为铁盒子的缘故,信被保护的很好,上面的字迹没有褪色,小松站起来,看着这封信的内容

“亲启,前略,致小松哥哥:小松哥哥,我好像喜欢上你了,虽然不可思议,但是的确是喜欢上你了,不过我知道这是不正常的,我们是兄弟而且都是男孩子,所以我不会告诉你,因为我很快就会把你忘记,我喜欢的一定还是像喵酱那样可爱的女孩子。如果有一天,你看到这封信的话,就算讨厌也一定不要把它撕了,因为再怎么说这也是我花费心思写的,总之,我现在暂时喜欢你。

松野轻松

xxxx年x月x日

看完信的那瞬间,小松就扑过去将轻松抱住了,而轻松脸色微红,眼神没有聚焦,显然在发呆“没想到轻酱你这么可爱啊,原来当初你埋的就是这个啊。”轻松回过神来意识到小松在说什么瞪大眼睛,满脸张红在小松怀里挣扎“闭...闭嘴!还有,你竟然看到了?!”小松笑着调侃轻松“早知道轻松这么早就喜欢我的话,我就应该早点出手的。”还做出了一脸遗憾的表情。“就算是现在...也不迟啊。”轻松小声的反驳,却还是被小松听得一清二楚抱住他啃咬“是啊现在也不迟。”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恩”

在夕阳的映照下,相拥的两人仿佛融为一体,似乎再不分离。

这个车站见证了他们的矛盾与分离,最后也见证了他们的相守,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吧。

END


其实本来不想发这篇文的,但是想了想太久没更了hhhhh

【阿松同人】红线(oso视角)

#ooc严重

#文笔渣

#oscr

#有很少量的色松设定

#oso视角第一人称

#双方都能看见红线的设定

#he,真的很甜

#以上接受请继续看下去


————————————————————————

0.

我也喜欢你啊,真是笨蛋。



1.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开始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只知道那是每个人都具有的。

红色的线缠绕在人的小指,延伸出去,许多的线相互交叉,然后在另一个人的手上看到同一条线,一开始只是淡淡的红色,非常的淡,有些透明,像是与空气融为了一体。

2.

最早看见红线是在母亲和父亲的身上。

父亲和母亲在我小的时候相处还是很融洽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常常吵架,不过我并不担心,因为他们的红线是连在一起的同一条,只不过颜色没有那么浓烈罢了。

真正知道这个线是代表什么的时候,已经上国中了,那个懵懂的时期许多同龄人都已经在与喜欢的女孩子交往或是表白了。

虽然很想跟那些人一样找个可爱的、漂亮的美人来个轰轰烈烈的恋爱,但是,我的红线已经和他相连了。

按理说,小孩子是不会有红线的。

但是,虽然颜色非常的淡,我还是能看见一根透明的,带点淡淡红色的线将我和他连接。

从一开始恋人就被安排好了,然后接受命运的牵引什么的,说实话,在我看来不过是无稽之谈。

在很小的时候,我们六兄弟是没有什么差别的,硬要说的话,就是性格上有细微的不同,像我和轻松,小时候我们非常合得来,一起干了许多坏事,可是现在的轻松实在是无趣。

最先理解了红线的意义之后,又发现自己的真爱是自己的兄弟时,恨不得将线剪断,但是看见他的那一刻就放弃了。

然后就这么一直等着,像是看一场戏一般,看他挣扎,最后发现自己喜欢上我之后的表情,想想都非常的有趣,偶尔再戏弄他一下,当做催化剂,却没想到他是如此胆小的人,竟然不敢直视自己真正的感情。

3.

发现喜欢他是国中,发现他也能看到红线也是国中。

国中二年级时,他奇怪的举止引起了我的注意。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开始避免和我有亲密的接触,常常躲闪我的目光,开始我以为是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感情,并没有在意。可是渐渐的我发现了不对劲,他开始不和我说话,装作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特别是面对我的时候,更加明显,连我们的其他几个兄弟都发现了不对劲。明明对其他人还是一如既往,但我还是发现了一些细节,比如,他看空松和一松的眼神明显很复杂,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于是我猜想,他或许也能看见红线了吧。因为我是知道的,空松和一松的关系,虽然两个人没有在交往,但是,不久的将来两人是一定会在一起的,毕竟他们的红线是同一根,就像我跟轻松一样。

4.

午后的阳光正好,我趴在桌子上午休,他蹑手蹑脚的走到我身边来,小心翼翼的在我身边坐下,他或许以为我睡着了吧,我想笑,却又想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些什么,会不会是偷偷吻我这样老套的剧情,事实证明他真的吻了我.......的手,尽管只是手但那种雀跃感我到现在都没忘,然后,我感受到了红线的微微颤动。

他走之后我睁开了眼睛。

断了,我和他的红线断了,直到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红线也是可以被剪断的。

我们原本颜色就不是很鲜艳的红线,变得更淡了,仿佛失去了光泽,死气沉沉的挂在我的小指上。

那一刻,我除了愤怒似乎找不到其他的情绪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想抓住他的衣领质问他,但是这些都是不能去做的。我要让他后悔,让他认清自己的感情。

——————————TBC——————————

懒癌发作QAQ,剩下的很少的一点点,明天再发,文笔渣哭,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一定没有人看吧(绝望脸)

【阿松同人】红线(2)

#ooc严重

#文笔渣

#oscr

#有很少量的色松设定

#choro视角,第一人称。

#有oso视角(大概在后面吧hhh)

#双方都能看见红线的设定

#he,真的很甜

#以上接受请继续看下去



0.

我果然也是个人渣。



1.

我,松野轻松,喜欢上了自己的哥哥。而且,我的哥哥松野小松,已经,有了恋人。

我找到了那个少女,装作oso,与她约会了,我骗了她,不过她还真是个好女孩啊,又温柔有温顺,简直是理想的恋人。

“oso mastu,你今天好像不一样啊...“

我一愣,有些害怕,不会是暴露了吧,明明已经尽力去装作长男了。

“那里...那里不一样?”

“恩...今天你好像很容易脸红,而且,给人的感觉很....温柔吧。”

果然还是不能彻底的摆脱自己身上的影子吗,明明已经很努力了,看了看手机,觉得时间差不多,我牵起她的手,亲吻她的小指指尖,趁她愣住时,拿起剪刀剪断了她与oso的红线【对不起,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吧】心中这样想着,我还真是自私啊。

“你在做什么?”她好奇的看着我

“这是魔术。”我冲她眨眨眼,一副得逞的笑容。

“今天很开心,谢谢你。”【再见了】

与她道别之后,愉快的回到了家。

我的哥哥松野小松是个人渣,不在乎兄弟,只知道玩小钢珠的混蛋,但是,喜欢上他的我同样也最差劲了吧。


2.

“oso mastu...我有话跟你说...”

犹豫了很久之后,我还是站在了他的面前,打算跟他坦白一些事。

“choro酱,要跟哥哥说什么?终于想清楚要跟哥哥表白了吗?”

明明知道这只不过是玩笑,却还是忍不住心跳变快,握起拳头瞪他一眼,示意他不要随便开玩笑。

“其实...我假装哥哥的样子跟哥哥的恋人约会了。”

“诶,不愧是撸松啊,已经饥渴到这种程度了吗?”

“谁是撸松啊!不对,你不生气吗.”

“当然会生气了,choro mastu要怎么补偿哥哥啊!请我去打小钢珠怎么样?“



3.

把玩着缠绕在手中的红线,最近总是很好奇,与我相连的这根红线尽头会是谁呢,尝试过拉扯这根红线,或者是随着它的轨迹行走,一直都,走不到尽头,不如把这跟没有尽头的线剪断与oso的红线连接,这样的话就再也不用担心他会喜欢上别人,他的身边也不会出现别人。

私欲促使我把他的红线剪断了,又促使我将自己的红线剪断。

乘着他睡觉,我拿起了他的红线,仔细端详,跟他一样的颜色。拿起一把剪刀,剪断了我的红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看见他的红线微微振动了,也没去在意,将我们的红线握在手中,然后打了个结,轻轻的握住他的手,钻进了被窝。

这样就好了,他会喜欢上我。

——————————end——————————

轻松视角end了,接下来就是小松视角了hhh

也许还会有后续,谁知道呢

我依然是条咸鱼QAQ

【阿松同人】红线(1)

#ooc严重

#文笔渣

#oscr

#有很少量的色松设定

#choro视角,第一人称。

#有oso视角

#双方都能看见红线的设定

#以上接受请继续看下去




0.

明明是如此喜欢你,比任何人都想要得到你。 
 
 


1.
我不知道从何时起意识到,自己可以看到红线。 
比如说,偶尔看到走在街上甜甜蜜蜜的小情侣,但是彼此之间的红线却与别人连接在一起,真是讽刺啊。 
兄弟们的红线只要留意也能看见,比如kara的红线是跟ichi连接在一起的,说实话意识到之后,非常的高兴,原来兄弟之间也是可以的。 
 我喜欢上了自己的兄弟,这样的背德之恋让我不安,自己胆小的性格也不会将这种事说出来,很害怕,无论是知道了自己的感情,还是知道了ichi和kara之间的事。我喜欢你。
 

2.
很失望,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上异常显眼的红色缠绕着他的小指,那根长长的线,一直延续到了我不知道的地方,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那根线的尽头所连接的人不是我,很失望,明明我比任何人都深爱着他。所以我刻意的忽略了,只要红线那一边的人不出现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他还是我的哥哥,他还是我的。

 
 
3. 
即使已经是初夏了,但这样明媚的阳光,这样的好天气还是很难看到。

起床的时候,很难见的兄弟们都已经起床了。四个人站在门口偷看着什么的样子,很困扰。

“你们在看什么”

好奇的问了出来,将头凑过去,想要看清楚,但是,看到的那一刻后悔了。长相清秀的少女,长发披肩,可爱的长裙和俏皮的装饰让她看起来更加生动,她笑着,伸出手随意的拨了拨长发,小指处紧紧缠绕的红线与她对面男子的红线明显是同一根,两人的红线交缠在一起,两人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少女对面身穿红色卫衣的oso突然抬起手摸了摸鼻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脸上也少见的染上了淡淡绯红,他多久没这么笑过了我有些恍惚

“他们还真是般配呢“

我笑着对身边的兄弟们说,totii看我的眼神有些复杂,小声的在我耳边说了句话『choro哥哥喜欢oso哥哥吧。』我一愣,忘了反驳,原来已经这么明显了吗,那么长男呢,是不是也已经知道了。 

 
3.
最近oso出去的时间变多了,而且总是很迟才回家

“oso哥哥又出去约会了?”

我装作很镇定的样子问他,其他的兄弟们也好奇的围过来等待他的答案,他双手有些不自然的伸进了衣兜里,半晌才回答

“是啊...哥哥,我也有恋人了,你们可不要太寂寞。”

什么破碎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忘记自己回答了什么,浑浑噩噩的上了楼,我快要疯了。

——————————TBC——————————

ooc严重啊,我感觉我差不多就是条咸鱼了,哭

【只是个普通的段子/非常短】笼中鸟

#脑抽产物

#文笔渣

#以上能接受请继续观看



被锁链紧紧缠住,被甜言蜜语所诱惑的笼中鸟,即便如此也渴望着蓝天,而这样的鸟儿最终依然死在了它的笼中...


被人捉住的笼中鸟锁链缠身失去了自由,透过笼子的缝隙仰望着蓝天

「天空是可怕的地方啊」人类将它移到了看不到天空的地方。

「天空是可怕的地方啊」它被这样灌输着长大了。

它成为了一只任人摆布“温顺”的笼中鸟。

【带我出去吧,我想去看看蓝天】它被锁链困住,艰难的行走,却也得不到理解,没有人听懂它在说什么。

「请永远留在我身边吧」人类亲吻着它的羽毛。或许,这不过只是欺骗。

「请永远留在我身边吧,直至死亡。」人类抚摸着它的羽翼。

【可是,我仍渴望蓝天】

沉浸在甜言蜜语中的鸟儿逐渐走向消亡。

「我才不会向往蓝天」

渴望蓝天的鸟儿已经不会飞翔了,尽管黎明将至。

撞击、撕扯、挣扎,笼中鸟不再美丽,笼中只剩下羽毛和鲜血以及笼中鸟。

笼中鸟死在了它的笼中,做着永远醒不来的美梦...